甜椒椒椒

#东海向日葵
#防弹团饭
#理智粉爱您
#剑三

我终于学会做id了!

从小学到大学,《小木屋》系列读了不下十遍。

刚开始是被自传式的情节吸引,阅读着英格斯一家的

女儿罗兰从小女孩到结婚的拓荒者的有趣生活,想象

着早期美国孩童的生活环境,憧憬着长大的美好。后

来渐渐开始留意书中的细节。初中时喜欢阅读其中关

于作物和环境的描写,爱和《鲁滨逊漂流记》、《森

林报》中的动植物作比较,和自己童年在老家花间田

头无忧无虑的生活作比较,想象着美好的大自然。高

中,升学压力的重压总是让我不自觉的注意译者的词

句表达,摘抄其中令人感动的奇文瑰句。大二的暑假

重读这套书,竟第一次落下泪来。罗兰十五岁时为了

减轻家里的学费负担,孤身一人去离家十二英里的地

方教书。面对着恶劣的环境和不友好的借住家庭,她

还是那么乐观,从不抱怨。那是使她真正蜕变的经

历,她变成了琳琳眼中的大姑娘,父母可以依靠的女

儿。

感同身受是很奇妙的一个词,有时候动人的文字

可以带给读者知识、快乐、泪水,但是只有真正经历

过,才会使人合上书,却久久不能释怀。

苍藏日常

我现在相信了,
如果他和朋友们一起去网吧还要带你22上段
那他是真的爱你耶

最近推荐的网络武侠小说里,主角要么是长大才知道自己有祖传秘技的武n代,要么是横空出世的天才少年。在江湖上飘一飘就是少年英雄,让我很是头秃。

我的英雄学院才看了六集,但没有超能力的普通少年绿谷一边飙泪一边跌跌撞撞冲向自己的朋友的样子,才是我心中英雄的样子吧。在困难的步伐中,透露出昂藏的勇气。

噢我的段子手基因可能来自我奶奶。
推门进来看见屋里全是烟雾,我指着白烟问:“这是什么啊?奶奶?”
我奶奶很淡定的捻灭烟头说:“热气。”

今儿先是大爷问我知不知道“一人不进庙,两人不看井,三人不抱树”是什么意思。又是n刷犬夜叉完结篇看到“笼中鸟”的游戏。
看的时候明明觉得故事暖暖的,但我我觉得现在是时候尖叫一下了。

“后来发现他什么也没有察觉,只是单纯的喜欢阮南烛的长相而已。”

突然对颜控有了新的理解。

塑料姐妹情谊,可能就是一旦出了什么事就互相推诿。
如果不得不被选中,就使尽浑身解数用出各种招式让自己抽身。之前挽着手笑的,和现在撕破脸尖叫着的,两张面孔仿佛不是一个人。

夏蝉振翼

忘了谁跟我说,他看的一个影评里这样讲程勇:“老话说蝉能报晴。蝉在雨天不会叫,因为雨雾打湿了蝉的叶翼。直到天转晴,沾湿的蝉翼变干,它才能重新发出蝉的声音。电影中的晴天,是让程勇拼命振翅给叫来的。”那样的程勇,是一个英雄。
刚开始,病友群的群主恭恭敬敬的一声“勇哥”,是被迫低头。他有药,虽然贵,但好歹买得起。病人要指望着他活下去。但是后半段,黄毛羞涩的笑着喊“勇哥”,他就确确实实是一个英雄了,还不是那种有钱有势的“祖传英雄”。把手指全掰一遍,他也只有一个小纺织厂撑着,就敢说不够的我来补贴,贴钱去犯罪。他拼命振翼。
但他还是被抓了,就像吟叫了一整个夏天的蝉终于落到土里。看电影的时候处处揪心,被抓的时候却又觉得自己早已料到。这毕竟不是好莱坞大片。电影结束的时候,我也不会像小时候一样,问“砸坏的房子会有人修吗?里面住了人吗?”这种问题了。法律的权威是需要维护的,程勇犯了法。
就像电影里,那个警察局长对曹警官说的“法不容情的事你见的还少吗!”见得多了,没事了吗?影院里很多人都哭了。看到这一幕时我把旁边的朋友拍得手痛。很多人,大概也觉得药太贵了,断人活路。但是没有几个人,敢真正豁出去。
毕竟不是我有白血病了。但是我有穷病,也需要有个大侠,能帮帮我。一脚踢在伸向我钱包的黑手,一拳打在虚情假意的脸上。虽然我只是个大学生,病的不严重,但是我怯怯喏喏,做不了自己的英雄,所以我崇拜英雄。但是他们都很忙的。还有的身不由己,他们没时间。
最后说这名字起的好啊,毕竟最后,医保才是全民英雄。大家都买的起药了,还不用犯法。收监的英雄出来看到,也能叹一句“那太好了”。




但是电影也只是想让大家了解2002年的一段往事,很感人,很好看。但电影不是教科书。我还是不清楚,药贵了,我们该怎么做?违法了,人还救吗?


本以为远隔重洋再无法相见的人即将归来
这可能就是来日可期的美好。